• slider image
  • slider image
:::

吳鴻中 - 影視綜藝 | 2017-12-29 | 人氣:40

每個人的心中一定都有一首羅大佑與陶喆的經典主題曲,無論是80年代〈鹿港小鎮〉到90年代〈小鎮姑娘〉;從〈童年〉到〈22〉、從〈未來的主人翁〉到〈黑色柳丁〉,這些細膩與溫情、憤怒與熱血,曾經陪伴無數人渡過多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羅大佑、陶喆這兩位在華語流行樂壇響起平地一聲雷的教父級大師,在聖誕節受亞洲流行音樂研究暨產學發展辦公室邀請,由金牌製作人朱敬然擔綱引言人,三人於台灣師範大學以「音樂作品如何被聽見」為題開講,盼能提供年輕創作者在迷茫的音樂大海中找尋創作的新方針。

 

這場由新歌文創及亞洲流行音樂研究暨產學發展辦公室聯合舉辦的大師講座,昨(25日)在台灣師範大學熱鬧登場,二位殿堂級的大師一出馬,即便是在聖誕節,現場座無虛席,還吸引不少業界、外校人士到場旁聽。兩代音樂教父特別強調Live music跟Live house對年輕音樂人的重要性,他們一致都認為比起新加坡、韓國、日本等國家,台灣現場演唱的小場地不夠,台灣人缺少聽現場音樂的機會跟場合,是現在最大的斷層!

 

言下之意,是指台灣因缺乏30-80人小型或迷你的演出場地,無法讓熱愛音樂的年輕人在沒有售票壓力下,練習舞台演出、和觀眾互動。陶喆以英國樂團「披頭四」為例,「披頭四還沒有發專輯之前,已經跑遍Live house幾千幾百場,他們從中去建立自信、實驗台風,對於一個歌手而言,Live music的鍛鍊與機會是非常重要的。」羅大佑也提出建言,「年輕音樂人應該多去Live house做演出磨練舞台經驗,這些將來都是通往大場地如小巨蛋的基石,只有透過面對面小場的演出,才知道台下觀眾的反應,台上的人會很敏感。」

 

羅大佑強調:「音樂是眾樂樂,而不是獨樂樂。」一個創作歌手最重要的是要跟聽者溝通、建立聯結引起共鳴,應該帶著音樂作品走出去與人互動,而不是躲在家裡摸黑寫歌。縱然網路時代的來臨,對流行音樂造成各式各樣的衝擊,但他直言「音樂還是必需貼近人心、跟人的生活發生關係,而非只活在網路世界。」陶喆也回想起高中在美國念書時,星期五的中午都會到學校廣場做演出,甚至到好萊塢club做表演,強調小場地的重要性,他透露如果現在的年輕人不去聽Live music,對那些想一展音樂長才的年輕音樂人來說,是一件令人難過的事。

 

其實,兩代音樂教父的音樂從來都是跟著人生腳步、社會情境真實呈現當下心境。創作從來不以「賣錢」為考量,就如同陶喆被問到從第一張同名專輯《陶喆》到《I'm OK》,乃至於充滿社會意識型態的《黑色柳丁》,會不會擔心不寫情歌不賣錢?他展現教父級風範,侃侃而談地說:「從小我就受父親及大佑哥的影響,做音樂一定要對大環境展現絕對的敏銳度及關心。」他透露在創作《黑色柳丁》時正巧是美國911恐怖攻擊,「當時我在美國,看到的時候心想這是電影嗎?後來整個嚇到、崩潰,才寫出這張專輯的歌。音樂是很social的,除了跟愛之外,跟社會還有很大連結性。」

 

短短一小時的對談中,現場也開放學生提問,有學生害羞自己歌聲唱不好,陶喆更以自身經歷勉勵對方,自曝13歲開始玩音樂時,一度也覺得自己唱歌不好聽,甚至在高中玩樂團還是吉他手而不是主唱大人的身份,當時還遭陶爸調侃「你是要做演奏類專輯嗎?」引起現場哄堂大笑。他透露一直到17歲時,才開始在自己也舒服的空間下慢慢創作音樂、肯定自己的歌聲。不過,這個話題換到羅大佑身上,他用一種超乎絕對的肯定句說:「絕大部份的人都不習慣聽自己的聲音,不要只相信錄音室錄出來的音樂,唱就對了,就是要一直唱給別人聽才知道問題在哪。」

 

學生提問的話題五花八門,一路從作品養分的積累談至最近蓬勃發展的選秀節目,羅大佑也認為電視選秀節目有太多的效果去講故事,是不利於創作人的狀態。這個回答也引起陶喆的附和,他解釋:「節目第一個考量收視率,肯定是會留個伏筆要把收視拉起來,節目肯定是需要有效果的。」他認為音樂不光只是透過節目放送,更重要是要靠自身去學習、去放送,才能更被聽見。最後兩位殿堂級大師也與全場學生合影留念,為這次難能可貴的大師講座畫下完美的句點。

:::

以社群帳號登入本站

今天: 746746746
昨天: 7171717171717171
總計: 2095546209554620955462095546209554620955462095546